想睡觉

过激咸鱼。

【指夜】未醒之梦

#cp:男指挥使x夜
#……走外链吧。没车。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

石墨:https://shimo.im/docs/HMZiOTNsfXkRSFl4

【指夜】合集

#是小段子合集,每个500字左右,独立篇章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1.晚安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

收集了八个黑核,击杀了希罗一方,净化了最大黑门的黑核,最大黑门完全消失。神器使们却全都因为指挥使支撑不了巨额的净化量而被迫开始自相残杀,最终留下几个活骸,被人们挡在高墙之外。

唯一存活者,中央庭的指挥使。

……

紧张又疲惫的一天过去,夜晚悄然降临。

既是夜晚,总会想到那个名为“夜”的神器使。以往这个时候,他会一脸别扭的过来和指挥使道晚安,一边说着“很麻烦”、“没有意义”。一边不自觉的露出浅淡的笑容。

现在,活骸是不会来道晚安的。

指挥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换下睡衣,穿上了新的一套中央庭发下来的制服——之前那套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去寻找他缺失的东西。

从空荡荡的中央庭赶到隔绝活骸和残余怪物的高墙之外用不了太远,很快,指挥使就见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准确来说,是已经成为了活骸的怪物。

那名头上有对明显猫耳的活骸转过身,布满紫黑色结晶的脸上看不到表情。指挥使能感受到对方周身浓郁的幻力波动,仿佛连呼吸都能在肺里长出结晶来。

活骸看到了指挥使,转过身。

夜的活骸似乎和生前一样百无聊赖,即使发现了指挥使也没有攻击动作。

不知不觉中,指挥使已经是满脸泪水。

[抱歉,这回,是我抛下你先走了……]

夜在活骸化之前说着抱歉的话。

飞蛾扑火般,指挥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活骸面前。

他伸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动作,对着活骸。

“你能……抱抱我吗?”

就像曾经每一个相拥入眠的夜晚一样。

活骸的脸上看不见表情,但是周围的幻力更加浓郁了。

指挥使慢慢的走过去,抱紧了活骸。泪水打湿了活骸身上的枫叶围巾。

活骸回抱了他。同时,活骸的右手没入他的身体。

指挥使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但他甘之如殆。

嘴里都是喉咙涌出来的鲜血,剧痛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但这样的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晚……安。”









2.溺水

“夜,那边的怪物就交给你了!”

匆匆下达指令的指挥使转身离去,赶往另一个更需要他的区域。

平时对待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夜,战斗起来却是认真的很。专注的战斗导致他没有注意到逐渐升高的水位,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直到动作在水下变得迟缓他才意识到自己整个人都已经浸在了水里。

夜是有一些怕水的。

除了淋浴的时候,一但进入水中,就会立刻变回猫的形态。

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在敌人身上,夜甚至没有直接变回猫。

代表着呼吸的气泡上浮。肺部灌入了水,眼前模模糊糊能看见怪物的尸体。无法呼吸,窒息感越来越严重,大脑开始嗡嗡作响。意识消失之前,夜最后想到的是——

[他的任务,完成了吧。]

……

夜再次醒来,是指挥使放大的脸,和唇上温热的温度。

指挥使看他醒过来,长舒了一口气道:“还以为你要先抛弃我了。”

夜也不知道自己在脸红个什么,只是一个人工呼吸而已。扭过头用手摩擦着嘴唇,耳朵也软软的趴了下来。

“不会的。”

……

那之后夜就没有以前那么怕水了。









3.旅途

黑门和怪物全部消失,在中央庭完成了善后工作的指挥使带着夜擅自决定去各地旅游。

夜倒是没有反对这个提议。旅游会有很多新鲜事物吧,可以满足猫的好奇心。

出发前准备行李的时候,指挥使看见夜犹豫再三,还是把逗猫棒带上了。虽然指挥使试图逗他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

这次要赶往的目的地需要做悬浮动车前往。动车上本应是十分枯燥无趣的,夜却一直盯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出神,似乎和夜游的时候一样。

指挥使本来是无聊的,不知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怎样,指挥使开始盯着夜看。

这大概就是“你在桥上看风景,楼上的人在看你”吧。

夜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转过头正好和指挥使对视。那双永远澄澈的翠绿眼眸里,溢满了温柔与爱意。

微的脸红扭过头继续看向窗外,夜的心思完全不在风景上了。

……

走上了很有名的玻璃栈道,透明的玻璃下就是万丈深渊。

夜是近战类型,作为猫也经常登高,自然不会怕这些,反而觉得很有趣。指挥使作为远程辅助人员,虽然没有恐高症,但这时候作为一个普通游客,看着脚下的悬空,总是有些打怵。

本来夜都以为自己要搀着指挥使走过去了,不知道指挥使哪里来的勇气,一脸没事人的样子走在了夜的前面,不过从略微发白的脸色还是能看出来在紧张。

是作为普通人的紧张,而不是指挥战斗时的坚定有力。

夜刚见到指挥使的时候,对指挥使好感不高,觉得只是个逞强的少年而已。然而战斗中及时下达的指令让他受益颇多,不得不让夜对于指挥使印象改观了。渐渐的,指挥使的性格夜也摸了个大概,是和他的前主人一样的人。或许还要更坚强些。

这还是夜第一次看见指挥使流露出普通人的情绪,恐惧。

所以夜什么都没说,默默地跟在指挥使后面走完了全程。








4.庆功宴

“终于解放了全部区域,来好好休息吧!”爱缪莎在终端消息上这么说,后面附上了庆功宴的地址和时间。

庆功宴啊……

……

夜的酒量很差,这不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一开始虽然拒绝了一些一部分敬酒的,后来被指挥使灌了一瓶果酒,这就开始迷糊了起来。虽然面上不显,但本人已经醉了。

其他人看不出来,但指挥使能看出来夜喝醉了。脸微微发红,话比平时更少,尾巴摇摆频率降低,移动速度缓慢。

出于对恋人的保护欲,指挥使一个未成年开始帮夜挡酒。本来指挥使一直在旁边喝牛奶果汁这些无酒精饮料,突然喝酒也有些不习惯。来敬酒的人看见指挥使一直在挡酒,也识趣的换了果酒过来。

指挥使的酒量虽然比夜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去。十几杯果酒下肚,指挥使也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和熟悉的人打了招呼,牵着夜的手决定打道回府。

……

两人皆是一身酒气的靠坐在床上,过了半晌,指挥使才打起精神来给两人换了睡衣。换过睡衣了,也没有力气去洗漱,反正也是午休,直接躺倒在床上,享受来之不易的悠闲时光。

指挥使睡着的时候,没有看见夜睁开了眼睛,用尾巴勾住他的身子,又合眼睡去。

【指夜】时间倒流


#男指挥使x夜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交界都市最大黑门出现的第二天,中央庭的指挥使再一次失忆了。

除了失忆,表面看起来和和昨天没有什么区别。经过一系列的检测只发现一项异常,指挥使的骨龄由17岁变成了16岁。

雷切尔初步推测,可能是收到最大黑门的影响,在指挥使的身体上时间倒流了。

因为时间倒流是根据已有的身体基础进行倒流,所以没有过去记忆的指挥使,时间倒流之后也没有17岁之前的记忆。

这可让现在的中央庭有点犯愁。

指挥使的力量无疑是支持神器使和黑门战斗的强大能源,在处理公文上也有一定作用。本来有指挥使加入战斗共同工作,他们身上的任务轻松不少,但现在指挥使失忆,一切曾经会做的东西都要重新学习。

不过这些也只是缺少了人手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失忆的指挥使还是能够净化黑核。

所以中央庭只是有点犯愁而已。

……

16岁的指挥使和17岁的指挥使似乎只有年龄上的区别,和曾经一样,一旦熟悉了环境,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没有人告诉他昨天他还是17岁,而且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一段时光这件事。

谁也不知道下一天,他身上的时间是否还会倒流。

总是百无聊赖的夜对于这件事倒是很上心,可能是猫咪的好奇心吧。

在夜的指导下,指挥使很快掌握了作为指挥使的战斗技巧,两人已经可以一起配合清理一定区域的怪物了。

对于现在的指挥使来说,充满新事物的一天很快过去。

和第一天在交界都市醒来不同的是,他没有净化过黑核。

……

不知道为什么,天空中的最大黑门缩小了些。

自从第一次时间倒流回16岁之后,每过一天,指挥使的年龄就减少一岁,记忆也会清空。

大家已经适应了每天都要和指挥使重新相识这个现状。

现在的指挥使是8岁。

值得一提的是,时间倒流的范围似乎包括衣物,倒是省去了添置新衣物的麻烦。

8岁的孩子也有一定的战斗能力,更何况指挥使作为指挥使的天赋几乎是不用教的,在神器使后方负责供给幻力还是调整战斗方案,都和曾经没有什么区别。

就是身形矮了些,脸稚嫩了些。

所以曾经的同龄人也开始把他当孩子看,毕竟现在的指挥使心智也只是8岁的孩子。

夜除外。

他一直都没有把指挥使当做同龄人看待,现在也不会把指挥使当成孩子。

指挥使对于夜来说,是主人,也许还是别的什么。

指挥使好奇心很重,看见夜头顶的耳朵就想去摸。夜躲闪了一下,才意识到指挥使现在这个身高根本够不到。

他做出了一个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动作。

他蹲下来,这样指挥使的高度就可以摸到耳朵了。

敏感的耳朵被触碰,条件反射的向后趴下躲闪。然而指挥使只碰到了一下,就缩回了手。

夜看向指挥使,面无表情的询问。

“你不喜欢这样。”因为在躲。

“……嗯。”

夜的心里,名为“喜欢”的情愫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

天空中的黑门相比较前些日子,又缩小了一些。肉眼看上去只是普通黑门的大小。残余的怪物也几乎清理干净。即使不知道黑门缩小的原因,这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时间在流逝,指挥使身上的时间仍然在倒流,现在的指挥使,是4岁。

令人担忧的是,对于指挥使的时间倒流,还是完全没有解决的办法。换句话说,如果指挥使时间倒流到1岁,1岁那天过后,指挥使很大可能会死。

人从死中生,向死而生,时间倒流也是如此。

4岁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不用上战场也不用处理公文,只要玩耍就可以了。不需要学习,因为明天不是明天。

现在指挥使只需要活着,活着才会有未来,未来才会有价值。

夜带着指挥使见过了高校学园的大哥哥大姐姐,尝过了东方古街的糖葫芦,看过了中央城区的高塔。

因为很多路程都有代步工具,所以现在的指挥使也可以跟着夜走上一天。

还会给路边哭泣的小妹妹采一朵花。

夜现在已经确定他喜欢指挥使了,要不然怎么会连人类幼崽的醋都吃呢。

穿着背带短裤的小小只的指挥使,举起手臂,抓紧了夜的手,什么时候都不肯放开。

夜觉得,他的主人一直很缺乏安全感。

……

路过一个婚礼现场,指挥使问夜这是在干什么。

“结婚。”

“结婚是什么?”指挥使一脸天真。

夜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明天就会忘记的话,怎么回答都好吧。

“两个人结婚就会一直在一起。”

“那。”指挥使拽了拽夜的衣袖,“我想和夜结婚。”

夜觉得自己的脸发烫。

这算什么,被4岁的指挥使求婚了?

很快夜就冷静了下来。

以4岁孩子的理解力,既然说“结婚”等于“一直在一起”,那指挥使说的“想和夜结婚”就等于“想和夜一直在一起”。

只是要一直在一起而已,不是求婚。

“会的。”

本来指挥使看夜突然不说话紧张的不行,见夜答应了,露出一个有点羞涩的笑容来。

不知为何,夜却觉得有些失落。

……

最后的黑门已经缩小到只有一条缝了。

指挥使已经时间倒流回了1岁,在自己的的床上总是呼呼大睡。猫形态的白躺在旁边,夜还是人形,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指挥使。

夜知道,根据现在这个束手无策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是他和指挥使最后的时间。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一点点走向死亡,夜觉得他自己的心已经有些麻木了。

不知道是这么死好一点,还是死在战场好一点。

指挥使短暂醒来的时间很短,也很乖,不哭不闹,伸手摸摸白的毛,就又睡着了。

夜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指挥使手边。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夜轻轻摇晃的尾巴尖僵在了那里。

算了,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反正是最后一天了。

万一明天指挥使的身体恢复原状,一切正常呢?

听天由命吧。

……

黑门那条缝已经完全消失了。

昨天,听从雷切尔的建议,将指挥使放进了监护室,随时观察情况,试图挽救这一切。

零点刚过,夜进入监护室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17岁的,身穿中央庭制服的指挥使。

看了一眼周围人不太好的脸色,他心里有一种预感。

有些颤抖的手伸出,感受到指挥使的温度后,猛的收了回来。

冰凉的,尸体的温度。

不甘心的扭头看心电仪,图像是一条风平浪静的直线。

……

中央庭随后对外公布了指挥使的死讯,死因是突发脑溢血,可能是长期劳累所致。

随后,雷切尔研究了指挥使尸体上的幻力波动,确定和最大黑门相同,怀疑是净化黑核吸收了指挥使的全部生命力。

夜抬头看天空,一片湛蓝干干净净,没有半点黑门的影子。









END

夜的全图鉴。除了专属七阶来自贴吧老哥,剩下的都是我自己开的

【指夜】幻影

#配对为 男指挥使x夜
#是520贺文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


夜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人体温度的流逝。

指挥使的温度。

几个小时前黑发少年还一边对他温柔的笑着,一边自我安慰说不会出问题。

实际上,除了夜,都出了问题。

……

中央庭指挥使和神器使们经过奋战,成功击败希罗所带领的半活骸化神器使。但指挥使无法撑起剧烈战斗过后神器使们的净化,每一名参与战斗的神器使,都开始了活骸化。

第一个活骸化的是珈儿,随后是西比尔、泰斯拉……

指挥使没有时间去悲伤,只能命令尚未完全活骸化的神器使击杀已经完全活骸化的神器使。击杀活骸的神器使又将开始活骸化。就像是一场不会醒来的噩梦。

终于,长满紫黑色结晶的战场上只剩下了夜一个人。

指挥使在命令神器使击杀活骸的时候,难得自私的一直没有对夜下达战斗指令。

夜击杀了仅存的活骸,现在,他即将成为最后一个活骸。

“抱歉,这回,是我抛下你先走了……”

“我不允许!!!”

向来温和好欺负的指挥使语气强硬,但他能做什么呢?

他隐隐约约想起来,他曾经似乎得到了某个人的心脏,利用心脏的力量,拯救了一个人。

那么,他自己的心脏是否可以……?

……

指挥使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逆转了夜的活骸化。

最后留给夜的,只有一句话。

“活下去。”

夜跪坐着抱紧了指挥使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脑子里全是对方平时的一举一动,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和现在截然相反。

直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才带着指挥使离去。

方向是白夜馆。

……

夜拜托了霞将指挥使的身体化作骨灰。他不想看见指挥使的身体一点一点腐烂变形。

他用幻力和骨灰制造出了一个白色的幻影。

这是他的能力,映射真实的幻影。

这个幻影毫无疑问是指挥使。

失去了,那就重新找回来。

这一次不可能再被抛弃了。

……

一开始夜只是把幻影当做一个怀念指挥使的影子。

他带着幻影去各个地区,清剿那些迟早会因为幻力耗尽而自行消失的怪物,就像是指挥使以前和他一起讨伐沦陷区一样。

他还记得指挥使每一次战斗之前担忧又坚定的目光,每一道指令下达的精准正确。他也好奇过指挥使刚上任没几天没什么会这么熟练,指挥使打个哈哈说是直觉。

他带着幻影去每一个他夜游时发现的新奇地方,东方古街的古董店,中央城区的黄金伞,旧城区的图书馆……仿佛指挥使以前和他一起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出门闲逛。

他还记得指挥使曾经拿着一大把逗猫棒要送给他,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逗猫棒组成了一束奇特的花束。

渐渐的,夜偶尔会和幻影说话。

说一些他完全不感兴趣但是指挥使可能会喜欢的琐事。比如附近超市打折了、某家占卜店快倒闭了、他今天又清剿了哪些区域等等。

中央庭附近的人们偶尔会看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某个角落,眨眨眼又消失不见。

就这样,夜带着幻影去了很多地方,很多指挥使没有见过的地方。

到后来,夜有时候会分不清幻影和现实。

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不回复他的话,明明以前一直都是指挥使的话更多。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站在哪不动,不像平时那样拿逗猫棒逗他。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一直都没有表情,只是眼神空洞洞的盯着他。

难道他被抛弃了吗?

这个念头像清水中的一滴浓墨,逐渐扩散侵占了他的整个思绪。

他开始不眠不休的清剿怪物,不顾一切的投入战斗,滥用幻力发出攻击,搞到自己浑身是伤,左耳缺了一个角,只为了得到指挥使的一句夸奖。

但是幻影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

一直被压抑着的,充满负面情绪的心,渐渐停止了跳动。

因为长期的疲劳和幻力失衡,夜开始了活骸化。

他用最后的神智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再被抛弃了。

……

活骸夜即使失去了大多数神智,仍然进行着清剿怪物的活动。这在如今被古研所接手的中央庭看来就是在自相残杀。

随着时间流逝,幻力耗尽的怪物消失了很多。夜的帮助也功不可没,在他透支生命的战斗中,一个人消灭了大半残余怪物。

不变的是,夜无论在哪,身边都有那道幻影。

由无尽的思念、悲伤与疯狂组成的幻影。

无论夜出现在哪里,目击报告中,夜的尾巴始终是将幻影围绕,生怕那道由他控制的幻影逃跑一样。

……

在夜成为活骸之后不知道多久,缺乏黑门幻力的供给,残余的弱小怪物们最终全部消亡了。

中央庭也终于决定正面应战最后的活骸。

在研究所让·塔克的研究成果里,有一种可以储存幻力进行攻击的武器,正好可以用在最后的讨伐上。

……

这是人类和怪物最后的对峙。

即使在今天,中央庭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活骸”究竟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是一种很强的怪物,形似人形,攻击方式诡谲。

惨白色的皮肤上有细碎的紫黑色结晶的纹路,左耳缺了一角的一对猫耳特征明显,长长的猫尾末端有紫色晶簇生出。面部被看起来像是刘海的东西挡住大部分,看不清人类五官。上半身尚且能看出是人类,脖颈上围着破破烂烂的围巾。不能称之为人的下半身是属于猫科的身体和四爪,围绕着白色的烟雾,让人看不真切。

白色烟雾中,那道幻影最为清晰,被长尾小心翼翼的圈住。

因为每一个活骸都是资料没有记载的新物种怪物,如今全都是普通人的中央庭不得不谨而慎之对待。

即使被几十上百的人团团围住,夜也没有要发起攻击的意思。只是面部一直朝向那道幻影,仿佛在询问指令。

双方僵持了很久都没有任何举动。

似乎是缺乏幻力支持,幻影像是林中惊鸟一样开始缓缓消散,连带着夜周身的蜃气一起。

夜的长尾就这么穿过了本应该是实体、有着尸体温度的幻影。他伸出指甲锋利的双手妄图挽回这一切,可惜都是徒劳。

他的幻力不足以支撑他最后的愿望了。

“————。”不能再抛弃我了。

活骸发出人类听不懂的、属于怪物的悲鸣。

即使中央庭的人员听不懂,也能感受到那鸣叫的无尽绵长的悲伤。

夜环顾四周,把所有人都判定为导致他失去幻影的敌人。

但是,尚未发起攻击,便被早有准备的中央庭用幻力武器击败。

最后向着天空伸出的手臂,缓缓垂下。

……

“中央庭派出的特战人员已经将最后的怪物击杀,从此世界上再无怪物的存在,广大市民从此便可以彻底放心出行……”









END

p1牺牲线台词,由贴吧老哥提供
p2抛弃线台词,由我的小号提供


一个吸夜的群:589805567

【指挥使&夜】

#没有cp向!没有cp向!
#越写越水
#一个夜相关讨论群!来一起吸猫!门牌号:589805567




1

夜的尾巴很敏感,也是他的弱点之一。

指挥使刚刚把他带回家不久的时候,还不知道这点。让指挥使发现这点的事是,某天指挥使半夜被梦惊醒,决定起来去卫生间洗把脸。

因为杂物间清理出来给夜住,所以有些放不下的杂物就暂时堆放在指挥使房间的卫生间里,比如听从小红书的意见给夜买的一堆逗猫棒。

起床的时候顺便撸了一把猫形态熟睡的白,本来的噩梦也被这温暖的触感驱散了不少。为了不让灯光晃醒白,指挥使也就没有开灯。惨案就这么发生了,指挥使没注意到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也没有看见蹲在地上玩逗猫棒的夜,夜专心玩逗猫棒也没有把尾巴抬起来,所以指挥使一脚就踩上了一个条状物。

没有惨叫声,指挥使就看见了一双在夜里发光的猫眼睛。

后来指挥使就把逗猫棒全放到夜的房间里了,也不管夜说的“我不需要”之类的话。




2

指挥使偷偷观察过夜玩逗猫棒的样子。

有时候用手拿起来在眼前晃来晃去,有时候放桌子上,手像猫爪子一样左扒右扒。虽然面无表情,但指挥使总觉得他在笑。可能这就是面瘫吧。

指挥使也没想到,看起来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待人冷淡的夜会喜欢逗猫棒这样的东西。

该说是猫的天性吗。

指挥使想起来自己用逗猫棒逗人形的白,白也是用手一扒一扒的,眼睛盯着逗猫棒不放,甚至差点忽略了旁边的小鱼干。

不过后来白还是发现小鱼干了。

因为先有了白的缘故,指挥使已经被白养成了一个隐性猫控。相比已经熟悉了的白来说,指挥使更好奇这个家里看起来有些神神秘秘的新成员。所以经常暗中观察夜的举动。

才不是偷窥变态。白你从哪学的词。

不过自从有一次被敏锐的夜发现了并以眼神警告之后,指挥使就再也没敢干过了。




3

决定跟随希罗,离开中央庭。

把要离开的决定告诉了白和夜。

白有些红了眼圈“白好舍不得大家啊……”,安揉揉她的头“只是暂时分开而已,以后见面还会一起玩的。”

夜可能有些惊讶,但是从表情上看不太出来。他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眼睛一直盯着那一堆逗猫棒看,好像有话要说。

两人对视许久,最终还是夜忍不住提了出来。

“那些……可以带走吗?”

指挥使大概猜到了夜想要说什么,虽然真的听傲娇本人说出来了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于是疯狂点头:“那是属于你的东西,当然可以拿走。”

“……是你的东西。”

“我送你了!!”

指挥使溜之大吉。




4

来到研究所后,待遇并不比在中央庭差。新的宿舍和原来的差不多,白还是和指挥使一起住,夜的房间则在指挥使的隔壁,是和指挥使一样的单人宿舍。

这里离海湾侧城比较近,可以和夜一起去找他的前主人。夜却摇摇头说不找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直一来都在追寻的目标不是吗?

可能是擅自带着夜离开了中央庭的原因,指挥使觉得自己和夜之间横生出一层隔膜,本来逐渐靠近的心停止了移动。

“我总有一种危机感。”夜这样说。

“什么危机感?白的小鱼干快吃没了?我去看看?”

“猫的危机意识比人类要敏感的多。虽然只是直觉,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小心一些。”

指挥使听不懂夜在说什么。

“所以不是白的小鱼干的事?”

“……嗯。我是说要小心希罗,他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明白夜的话是认真的,指挥使点点头:“我知道了。”




5

其实不是因为指挥使擅自决定离开中央庭。

夜在指挥使说出离开的时候,以为自己要被再一次抛弃了。问指挥使逗猫棒可不可以带走,其实是在问“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人类真是……傲慢的生物。

夜初次看见希罗的的时候,对方身上带着的气息惊的他尾巴的毛都立了起来,反而对方一脸轻松的笑着。

“会炸毛的小猫咪?”

夜没有回话,身体已经摆出了防御姿态。

还好随后指挥使就到了。

后来夜和指挥使说,希罗身上有一股猎食者的气息。




6

“还认识我吗?还能看见东西吗?”

从实验室里走出的夜,脸上布满了紫黑色的结晶。本来就看不出变化的表情,现在更是看不见了。

“没事。”

结晶覆盖了整张脸,夜说话的时候,嘴的位置上的结晶微小的动了动,声音听起来还是和之前一样。

“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嗯。”变成这个样子,是你所期望的吗?

人类真是傲慢的生物。




7

最终、最后的时刻了。

终于击败了所有中央庭的神器使,将黑核全部抢了回来。

但是,却被攻击了……?

后背一痛,便被击倒在了地上。

被践踏着的骨骼发出哀鸣,指挥使最后看见的是——

夜那布满暗紫色结晶的脸。














进群看后续(:з っ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