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眠失梦

过激咸鱼。

【指夜】猫咖

#cp:男指挥使x夜
#网文作者x猫咖店主
#链接能点开,是小破车
#指夜群:166694812

————————

笔名“移动电源”的网文作者的作品向来风评不错,本人亲和力又很高,迅速积累了一大票粉丝,还有不少的女粉。即使一张照片都没公开过。其本人性别成迷,笔下涉及领域颇广,男频女频都有,导致有不少人怀疑是两个人共同使用一个账号。

不少女粉表示:本体是女孩子也要嫁!

电脑屏幕另一边的年轻人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敲字回复:“哈哈哈,还是要保护好自己呀,不能这么随便相信陌生人的:)”

新书买的还不错,年轻人美滋滋的拿了稿费准备给自己休个假,于是告诉编辑自己要停更三天,有事烧纸

无始编辑的催更哀嚎,年轻人决定去最常去的那家猫咖撸一下猫放松一下。

这家猫咖的店老板本来只是经常收养流浪猫,后来猫咪越来越多,经费跟不上,才决定开的猫咖,也算是两全其美。

虽然年轻人好奇很久了为什么店主会有猫耳和猫尾,说是为了配合店面风格也太过真实,先且不说店主是位男性,那过于真实的耳朵和尾巴甚至还会微微抖动。

他亲眼见过店里没人的时候,店主百无聊赖的甩尾巴。

……算了,就算真的不是人类也影响不到他。年轻人毕竟小说写多了,脑洞也大的很。这会儿还真希望店主本体是只猫,能多一只猫来撸岂不是美滋滋?

他突然文思如泉涌。

既然现实中撸不到店主,那就在自己编的故事里撸一把

年轻人这么喜欢猫,为什么不养?

因为他还没做好要当主人的觉悟。一个常年在家熬夜赶稿的死宅怎么能照顾好自己的猫?

话说回来,年轻人脑洞大开,准备以自己和店主为原型写个短篇,正好还能水一波更新

把自己和店主的性格放大夸张化之后,年轻人脑子里渐渐有了大纲……

三天后。

“短篇《猫》就此完结,感谢大家的支持!”

在作者留言栏敲下最后一行字,年轻人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扑到床上埋头大睡。

有时候短篇比长篇要难写一些,因为长篇在过渡章节可以偷懒摸鱼一下,短篇的故事情节就更加紧凑,好处就是很快就可以写完,不用“享受”编辑的催稿三连。

《猫》是短篇小甜文,主人公是普通上班族,名为Z。经常去的猫咖有一位猫耳猫尾的店主,名为Y。Z本来只是老老实实的撸店里的猫,却渐渐的对Y动了心思:如果撸一把Y,会变成猫吗?Z真就这么做了,让他没想到的是,一阵烟雾散去,Y还真的变成了猫。没等Z的惊讶缓过来,又是一阵烟雾,猫变回了Y。在Y的威逼利诱之下,Z答应保守秘密,心下对Y的身份愈感好奇。直到他在同事的邀请下去了酒吧,发现喝醉了的Y。强行忍住想要撸猫的欲望,果断推掉同事,把晕乎乎的Y抱回了家。一番套话之后,Z知道了Y是被主人抛弃过的猫,这次就是许久没有放松过加上想起了伤心事,才去的酒吧。有了这次事件,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经历一段甜腻腻的暧昧期,最终高冷又傲娇的Y终于接受了Z的表白。

年轻人一觉醒来吃过早饭,有点期待的打开文章评论区,那个用户名为“黑猫”的人果然来评论了。还来的很早,是三楼。

“哼。”

评论的内容一如既往地和文章内容八竿子打不着。除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哼”之外,如果年轻人熬夜了,就会说“快去睡觉”,还有准的不行的文章内容预测……仿佛就生活在他身边一样

他发誓他真的没有偷偷告诉别人稿子的内容,除了……除了猫咖的那些猫咪们。

三楼后面还有一些一看就是妹子的感慨。

“好甜啊!”

“这次的故事这么可爱的吗!!”

“作者一定是个软妹子。”

还有认真讨论剧情设定的。

“电源大大好像没说过两位主角的性别……”

“是哦。虽然不影响剧情,但感觉还是缺了什么,原来是没说性别啊。”

“既然大大说是真实故事改编,那两位主角的原型肯定是有性别的了。”

“电源大大,这对是bg还是bl还是gl啊?”

这……年轻人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稍微思考了几秒钟,年轻人敲字回复:就当是bl吧,不过故事原型的两位并没有在一起哦。

紧跟着年轻人的回复之后,是粉丝的哀嚎:“好好的糖,瞬间变刀,噫呜呜噫。”

后来《猫》这篇的主cp“ZY”在论坛上有不少相关同人作品,不知是不是受到年轻人说“原型没有在一起”的影响,本来原著甜的一比的一对,在同人里却天天都是刀。

其中最虐的一篇结局是,Z亲手导致了Y的死亡,还tm合情合理,一点都不ooc。

作为“Z”的原型,年轻人自己偶尔也会看看热门的同人作品。

随便点开最近浏览量最高的一篇,一眼就看见了被顶的很高的“黑猫”的留言:

“Z不可能会做这种事。”

下面有不少跟帖,全都在讨论楼主写的是否符合人物性格这件事。

哎?年轻人自己倒是突然很好奇,这位同人作者用他自己加工之后的形象干了什么。

楼主:“话不多说,速度上车。老司机带路,绝对稳。链接:https://shimo.im/docs/tiseUMcsPisJlxi6/

快速阅览了一番,年轻人总结了一下,这是一篇比较烂俗的小黄文,主题是放置play。虽然楼主还没有写完,争议却已经很大。

噢!小黄文嘛,角色性格夸张点也很正常的。

年轻人自己倒是不在意自己是人物原型,反正他不是Z,Z也不是他。

粉丝之间的自娱自乐他这个原作者也不好插手,就当一切无事发生过。洗了把脸,年轻人想了想,还是想去猫咖待着。

于是他又来到了这家猫咖。

现在是大多数人的上班时间,店主和白天的猫咪一样,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无聊的甩着尾巴看手机。

“在看什么?”

店主抬眼瞟了一下年轻人,回答道:

“小说。”

年轻人顿时来了些兴致,这可是自己擅长的领域。

“网络小说吗,叫什么名字?”

不知为何,有些期待会不会是他自己的作品。

店主有些迟疑的样子,猫耳不自觉的抖了抖,还是回应了年轻人的话。

“……《猫》。”

年轻人很惊讶,但又不确定是不是他的那一篇,毕竟这个名字太没有辨识度了。但他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空气陷入了沉默。

年轻人一边撸着腿上的猫咪,一边想着。

店主会不会就是“黑猫”?能说出那些未放出内容的,除了他自己,也就只有听得见他自言自语的店主了。

这毕竟只是个猜测。如果真是的话,反而有些尴尬,毕竟是把人家写进书里还和自己谈恋爱什么的……

年轻人清楚的知道,那个经过加工的“自己”,并不是自己,但又会不由自主的带入进去。

话说到这,为什么会带入进去呢?

难道他喜欢店主?








TBC

【指夜】( )三十题

#cp:男指挥使x夜
#纯车,还没写完
#七夕贺文

#指夜群:166694812

————————

石墨:https://shimo.im/docs/VtBCe4kvKh0jmObL


【指夜/车】夏日祭的果酒

#cp:男指挥使x夜
#给盐爹@盐fa同学提不起劲 的夏日祭车!
#没怎么认真写车的部分……希望盐爹不要揍我。
#指夜群:166694812

————————

石墨:https://shimo.im/docs/AqcAVFT3geQQkWKO

【指夜/车】无标题

#cp:男指挥使x夜
#随手开的车,很短很ooc,凑合看吧
#链接挂了私我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

新浪:https://m.weibo.cn/5843849222/4263083428415212

【指夜】未醒之梦

#cp:男指挥使x夜
#……走外链吧。没车。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

石墨:https://shimo.im/docs/HMZiOTNsfXkRSFl4

【指夜】合集

#是小段子合集,每个500字左右,独立篇章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1.晚安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

收集了八个黑核,击杀了希罗一方,净化了最大黑门的黑核,最大黑门完全消失。神器使们却全都因为指挥使支撑不了巨额的净化量而被迫开始自相残杀,最终留下几个活骸,被人们挡在高墙之外。

唯一存活者,中央庭的指挥使。

……

紧张又疲惫的一天过去,夜晚悄然降临。

既是夜晚,总会想到那个名为“夜”的神器使。以往这个时候,他会一脸别扭的过来和指挥使道晚安,一边说着“很麻烦”、“没有意义”。一边不自觉的露出浅淡的笑容。

现在,活骸是不会来道晚安的。

指挥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换下睡衣,穿上了新的一套中央庭发下来的制服——之前那套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去寻找他缺失的东西。

从空荡荡的中央庭赶到隔绝活骸和残余怪物的高墙之外用不了太远,很快,指挥使就见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准确来说,是已经成为了活骸的怪物。

那名头上有对明显猫耳的活骸转过身,布满紫黑色结晶的脸上看不到表情。指挥使能感受到对方周身浓郁的幻力波动,仿佛连呼吸都能在肺里长出结晶来。

活骸看到了指挥使,转过身。

夜的活骸似乎和生前一样百无聊赖,即使发现了指挥使也没有攻击动作。

不知不觉中,指挥使已经是满脸泪水。

[抱歉,这回,是我抛下你先走了……]

夜在活骸化之前说着抱歉的话。

飞蛾扑火般,指挥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活骸面前。

他伸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动作,对着活骸。

“你能……抱抱我吗?”

就像曾经每一个相拥入眠的夜晚一样。

活骸的脸上看不见表情,但是周围的幻力更加浓郁了。

指挥使慢慢的走过去,抱紧了活骸。泪水打湿了活骸身上的枫叶围巾。

活骸回抱了他。同时,活骸的右手没入他的身体。

指挥使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但他甘之如殆。

嘴里都是喉咙涌出来的鲜血,剧痛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但这样的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晚……安。”









2.溺水

“夜,那边的怪物就交给你了!”

匆匆下达指令的指挥使转身离去,赶往另一个更需要他的区域。

平时对待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夜,战斗起来却是认真的很。专注的战斗导致他没有注意到逐渐升高的水位,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直到动作在水下变得迟缓他才意识到自己整个人都已经浸在了水里。

夜是有一些怕水的。

除了淋浴的时候,一但进入水中,就会立刻变回猫的形态。

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在敌人身上,夜甚至没有直接变回猫。

代表着呼吸的气泡上浮。肺部灌入了水,眼前模模糊糊能看见怪物的尸体。无法呼吸,窒息感越来越严重,大脑开始嗡嗡作响。意识消失之前,夜最后想到的是——

[他的任务,完成了吧。]

……

夜再次醒来,是指挥使放大的脸,和唇上温热的温度。

指挥使看他醒过来,长舒了一口气道:“还以为你要先抛弃我了。”

夜也不知道自己在脸红个什么,只是一个人工呼吸而已。扭过头用手摩擦着嘴唇,耳朵也软软的趴了下来。

“不会的。”

……

那之后夜就没有以前那么怕水了。









3.旅途

黑门和怪物全部消失,在中央庭完成了善后工作的指挥使带着夜擅自决定去各地旅游。

夜倒是没有反对这个提议。旅游会有很多新鲜事物吧,可以满足猫的好奇心。

出发前准备行李的时候,指挥使看见夜犹豫再三,还是把逗猫棒带上了。虽然指挥使试图逗他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

这次要赶往的目的地需要做悬浮动车前往。动车上本应是十分枯燥无趣的,夜却一直盯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出神,似乎和夜游的时候一样。

指挥使本来是无聊的,不知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怎样,指挥使开始盯着夜看。

这大概就是“你在桥上看风景,楼上的人在看你”吧。

夜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转过头正好和指挥使对视。那双永远澄澈的翠绿眼眸里,溢满了温柔与爱意。

微的脸红扭过头继续看向窗外,夜的心思完全不在风景上了。

……

走上了很有名的玻璃栈道,透明的玻璃下就是万丈深渊。

夜是近战类型,作为猫也经常登高,自然不会怕这些,反而觉得很有趣。指挥使作为远程辅助人员,虽然没有恐高症,但这时候作为一个普通游客,看着脚下的悬空,总是有些打怵。

本来夜都以为自己要搀着指挥使走过去了,不知道指挥使哪里来的勇气,一脸没事人的样子走在了夜的前面,不过从略微发白的脸色还是能看出来在紧张。

是作为普通人的紧张,而不是指挥战斗时的坚定有力。

夜刚见到指挥使的时候,对指挥使好感不高,觉得只是个逞强的少年而已。然而战斗中及时下达的指令让他受益颇多,不得不让夜对于指挥使印象改观了。渐渐的,指挥使的性格夜也摸了个大概,是和他的前主人一样的人。或许还要更坚强些。

这还是夜第一次看见指挥使流露出普通人的情绪,恐惧。

所以夜什么都没说,默默地跟在指挥使后面走完了全程。








4.庆功宴

“终于解放了全部区域,来好好休息吧!”爱缪莎在终端消息上这么说,后面附上了庆功宴的地址和时间。

庆功宴啊……

……

夜的酒量很差,这不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一开始虽然拒绝了一些一部分敬酒的,后来被指挥使灌了一瓶果酒,这就开始迷糊了起来。虽然面上不显,但本人已经醉了。

其他人看不出来,但指挥使能看出来夜喝醉了。脸微微发红,话比平时更少,尾巴摇摆频率降低,移动速度缓慢。

出于对恋人的保护欲,指挥使一个未成年开始帮夜挡酒。本来指挥使一直在旁边喝牛奶果汁这些无酒精饮料,突然喝酒也有些不习惯。来敬酒的人看见指挥使一直在挡酒,也识趣的换了果酒过来。

指挥使的酒量虽然比夜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去。十几杯果酒下肚,指挥使也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和熟悉的人打了招呼,牵着夜的手决定打道回府。

……

两人皆是一身酒气的靠坐在床上,过了半晌,指挥使才打起精神来给两人换了睡衣。换过睡衣了,也没有力气去洗漱,反正也是午休,直接躺倒在床上,享受来之不易的悠闲时光。

指挥使睡着的时候,没有看见夜睁开了眼睛,用尾巴勾住他的身子,又合眼睡去。

【指夜】时间倒流


#男指挥使x夜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交界都市最大黑门出现的第二天,中央庭的指挥使再一次失忆了。

除了失忆,表面看起来和和昨天没有什么区别。经过一系列的检测只发现一项异常,指挥使的骨龄由17岁变成了16岁。

雷切尔初步推测,可能是收到最大黑门的影响,在指挥使的身体上时间倒流了。

因为时间倒流是根据已有的身体基础进行倒流,所以没有过去记忆的指挥使,时间倒流之后也没有17岁之前的记忆。

这可让现在的中央庭有点犯愁。

指挥使的力量无疑是支持神器使和黑门战斗的强大能源,在处理公文上也有一定作用。本来有指挥使加入战斗共同工作,他们身上的任务轻松不少,但现在指挥使失忆,一切曾经会做的东西都要重新学习。

不过这些也只是缺少了人手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失忆的指挥使还是能够净化黑核。

所以中央庭只是有点犯愁而已。

……

16岁的指挥使和17岁的指挥使似乎只有年龄上的区别,和曾经一样,一旦熟悉了环境,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没有人告诉他昨天他还是17岁,而且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一段时光这件事。

谁也不知道下一天,他身上的时间是否还会倒流。

总是百无聊赖的夜对于这件事倒是很上心,可能是猫咪的好奇心吧。

在夜的指导下,指挥使很快掌握了作为指挥使的战斗技巧,两人已经可以一起配合清理一定区域的怪物了。

对于现在的指挥使来说,充满新事物的一天很快过去。

和第一天在交界都市醒来不同的是,他没有净化过黑核。

……

不知道为什么,天空中的最大黑门缩小了些。

自从第一次时间倒流回16岁之后,每过一天,指挥使的年龄就减少一岁,记忆也会清空。

大家已经适应了每天都要和指挥使重新相识这个现状。

现在的指挥使是8岁。

值得一提的是,时间倒流的范围似乎包括衣物,倒是省去了添置新衣物的麻烦。

8岁的孩子也有一定的战斗能力,更何况指挥使作为指挥使的天赋几乎是不用教的,在神器使后方负责供给幻力还是调整战斗方案,都和曾经没有什么区别。

就是身形矮了些,脸稚嫩了些。

所以曾经的同龄人也开始把他当孩子看,毕竟现在的指挥使心智也只是8岁的孩子。

夜除外。

他一直都没有把指挥使当做同龄人看待,现在也不会把指挥使当成孩子。

指挥使对于夜来说,是主人,也许还是别的什么。

指挥使好奇心很重,看见夜头顶的耳朵就想去摸。夜躲闪了一下,才意识到指挥使现在这个身高根本够不到。

他做出了一个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动作。

他蹲下来,这样指挥使的高度就可以摸到耳朵了。

敏感的耳朵被触碰,条件反射的向后趴下躲闪。然而指挥使只碰到了一下,就缩回了手。

夜看向指挥使,面无表情的询问。

“你不喜欢这样。”因为在躲。

“……嗯。”

夜的心里,名为“喜欢”的情愫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

天空中的黑门相比较前些日子,又缩小了一些。肉眼看上去只是普通黑门的大小。残余的怪物也几乎清理干净。即使不知道黑门缩小的原因,这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时间在流逝,指挥使身上的时间仍然在倒流,现在的指挥使,是4岁。

令人担忧的是,对于指挥使的时间倒流,还是完全没有解决的办法。换句话说,如果指挥使时间倒流到1岁,1岁那天过后,指挥使很大可能会死。

人从死中生,向死而生,时间倒流也是如此。

4岁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不用上战场也不用处理公文,只要玩耍就可以了。不需要学习,因为明天不是明天。

现在指挥使只需要活着,活着才会有未来,未来才会有价值。

夜带着指挥使见过了高校学园的大哥哥大姐姐,尝过了东方古街的糖葫芦,看过了中央城区的高塔。

因为很多路程都有代步工具,所以现在的指挥使也可以跟着夜走上一天。

还会给路边哭泣的小妹妹采一朵花。

夜现在已经确定他喜欢指挥使了,要不然怎么会连人类幼崽的醋都吃呢。

穿着背带短裤的小小只的指挥使,举起手臂,抓紧了夜的手,什么时候都不肯放开。

夜觉得,他的主人一直很缺乏安全感。

……

路过一个婚礼现场,指挥使问夜这是在干什么。

“结婚。”

“结婚是什么?”指挥使一脸天真。

夜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明天就会忘记的话,怎么回答都好吧。

“两个人结婚就会一直在一起。”

“那。”指挥使拽了拽夜的衣袖,“我想和夜结婚。”

夜觉得自己的脸发烫。

这算什么,被4岁的指挥使求婚了?

很快夜就冷静了下来。

以4岁孩子的理解力,既然说“结婚”等于“一直在一起”,那指挥使说的“想和夜结婚”就等于“想和夜一直在一起”。

只是要一直在一起而已,不是求婚。

“会的。”

本来指挥使看夜突然不说话紧张的不行,见夜答应了,露出一个有点羞涩的笑容来。

不知为何,夜却觉得有些失落。

……

最后的黑门已经缩小到只有一条缝了。

指挥使已经时间倒流回了1岁,在自己的的床上总是呼呼大睡。猫形态的白躺在旁边,夜还是人形,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指挥使。

夜知道,根据现在这个束手无策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是他和指挥使最后的时间。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一点点走向死亡,夜觉得他自己的心已经有些麻木了。

不知道是这么死好一点,还是死在战场好一点。

指挥使短暂醒来的时间很短,也很乖,不哭不闹,伸手摸摸白的毛,就又睡着了。

夜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指挥使手边。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夜轻轻摇晃的尾巴尖僵在了那里。

算了,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反正是最后一天了。

万一明天指挥使的身体恢复原状,一切正常呢?

听天由命吧。

……

黑门那条缝已经完全消失了。

昨天,听从雷切尔的建议,将指挥使放进了监护室,随时观察情况,试图挽救这一切。

零点刚过,夜进入监护室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17岁的,身穿中央庭制服的指挥使。

看了一眼周围人不太好的脸色,他心里有一种预感。

有些颤抖的手伸出,感受到指挥使的温度后,猛的收了回来。

冰凉的,尸体的温度。

不甘心的扭头看心电仪,图像是一条风平浪静的直线。

……

中央庭随后对外公布了指挥使的死讯,死因是突发脑溢血,可能是长期劳累所致。

随后,雷切尔研究了指挥使尸体上的幻力波动,确定和最大黑门相同,怀疑是净化黑核吸收了指挥使的全部生命力。

夜抬头看天空,一片湛蓝干干净净,没有半点黑门的影子。









END

【指夜】幻影

#配对为 男指挥使x夜
#是520贺文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


夜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人体温度的流逝。

指挥使的温度。

几个小时前黑发少年还一边对他温柔的笑着,一边自我安慰说不会出问题。

实际上,除了夜,都出了问题。

……

中央庭指挥使和神器使们经过奋战,成功击败希罗所带领的半活骸化神器使。但指挥使无法撑起剧烈战斗过后神器使们的净化,每一名参与战斗的神器使,都开始了活骸化。

第一个活骸化的是珈儿,随后是西比尔、泰斯拉……

指挥使没有时间去悲伤,只能命令尚未完全活骸化的神器使击杀已经完全活骸化的神器使。击杀活骸的神器使又将开始活骸化。就像是一场不会醒来的噩梦。

终于,长满紫黑色结晶的战场上只剩下了夜一个人。

指挥使在命令神器使击杀活骸的时候,难得自私的一直没有对夜下达战斗指令。

夜击杀了仅存的活骸,现在,他即将成为最后一个活骸。

“抱歉,这回,是我抛下你先走了……”

“我不允许!!!”

向来温和好欺负的指挥使语气强硬,但他能做什么呢?

他隐隐约约想起来,他曾经似乎得到了某个人的心脏,利用心脏的力量,拯救了一个人。

那么,他自己的心脏是否可以……?

……

指挥使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逆转了夜的活骸化。

最后留给夜的,只有一句话。

“活下去。”

夜跪坐着抱紧了指挥使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脑子里全是对方平时的一举一动,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和现在截然相反。

直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才带着指挥使离去。

方向是白夜馆。

……

夜拜托了霞将指挥使的身体化作骨灰。他不想看见指挥使的身体一点一点腐烂变形。

他用幻力和骨灰制造出了一个白色的幻影。

这是他的能力,映射真实的幻影。

这个幻影毫无疑问是指挥使。

失去了,那就重新找回来。

这一次不可能再被抛弃了。

……

一开始夜只是把幻影当做一个怀念指挥使的影子。

他带着幻影去各个地区,清剿那些迟早会因为幻力耗尽而自行消失的怪物,就像是指挥使以前和他一起讨伐沦陷区一样。

他还记得指挥使每一次战斗之前担忧又坚定的目光,每一道指令下达的精准正确。他也好奇过指挥使刚上任没几天没什么会这么熟练,指挥使打个哈哈说是直觉。

他带着幻影去每一个他夜游时发现的新奇地方,东方古街的古董店,中央城区的黄金伞,旧城区的图书馆……仿佛指挥使以前和他一起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出门闲逛。

他还记得指挥使曾经拿着一大把逗猫棒要送给他,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逗猫棒组成了一束奇特的花束。

渐渐的,夜偶尔会和幻影说话。

说一些他完全不感兴趣但是指挥使可能会喜欢的琐事。比如附近超市打折了、某家占卜店快倒闭了、他今天又清剿了哪些区域等等。

中央庭附近的人们偶尔会看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某个角落,眨眨眼又消失不见。

就这样,夜带着幻影去了很多地方,很多指挥使没有见过的地方。

到后来,夜有时候会分不清幻影和现实。

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不回复他的话,明明以前一直都是指挥使的话更多。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站在哪不动,不像平时那样拿逗猫棒逗他。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一直都没有表情,只是眼神空洞洞的盯着他。

难道他被抛弃了吗?

这个念头像清水中的一滴浓墨,逐渐扩散侵占了他的整个思绪。

他开始不眠不休的清剿怪物,不顾一切的投入战斗,滥用幻力发出攻击,搞到自己浑身是伤,左耳缺了一个角,只为了得到指挥使的一句夸奖。

但是幻影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

一直被压抑着的,充满负面情绪的心,渐渐停止了跳动。

因为长期的疲劳和幻力失衡,夜开始了活骸化。

他用最后的神智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再被抛弃了。

……

活骸夜即使失去了大多数神智,仍然进行着清剿怪物的活动。这在如今被古研所接手的中央庭看来就是在自相残杀。

随着时间流逝,幻力耗尽的怪物消失了很多。夜的帮助也功不可没,在他透支生命的战斗中,一个人消灭了大半残余怪物。

不变的是,夜无论在哪,身边都有那道幻影。

由无尽的思念、悲伤与疯狂组成的幻影。

无论夜出现在哪里,目击报告中,夜的尾巴始终是将幻影围绕,生怕那道由他控制的幻影逃跑一样。

……

在夜成为活骸之后不知道多久,缺乏黑门幻力的供给,残余的弱小怪物们最终全部消亡了。

中央庭也终于决定正面应战最后的活骸。

在研究所让·塔克的研究成果里,有一种可以储存幻力进行攻击的武器,正好可以用在最后的讨伐上。

……

这是人类和怪物最后的对峙。

即使在今天,中央庭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活骸”究竟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是一种很强的怪物,形似人形,攻击方式诡谲。

惨白色的皮肤上有细碎的紫黑色结晶的纹路,左耳缺了一角的一对猫耳特征明显,长长的猫尾末端有紫色晶簇生出。面部被看起来像是刘海的东西挡住大部分,看不清人类五官。上半身尚且能看出是人类,脖颈上围着破破烂烂的围巾。不能称之为人的下半身是属于猫科的身体和四爪,围绕着白色的烟雾,让人看不真切。

白色烟雾中,那道幻影最为清晰,被长尾小心翼翼的圈住。

因为每一个活骸都是资料没有记载的新物种怪物,如今全都是普通人的中央庭不得不谨而慎之对待。

即使被几十上百的人团团围住,夜也没有要发起攻击的意思。只是面部一直朝向那道幻影,仿佛在询问指令。

双方僵持了很久都没有任何举动。

似乎是缺乏幻力支持,幻影像是林中惊鸟一样开始缓缓消散,连带着夜周身的蜃气一起。

夜的长尾就这么穿过了本应该是实体、有着尸体温度的幻影。他伸出指甲锋利的双手妄图挽回这一切,可惜都是徒劳。

他的幻力不足以支撑他最后的愿望了。

“————。”不能再抛弃我了。

活骸发出人类听不懂的、属于怪物的悲鸣。

即使中央庭的人员听不懂,也能感受到那鸣叫的无尽绵长的悲伤。

夜环顾四周,把所有人都判定为导致他失去幻影的敌人。

但是,尚未发起攻击,便被早有准备的中央庭用幻力武器击败。

最后向着天空伸出的手臂,缓缓垂下。

……

“中央庭派出的特战人员已经将最后的怪物击杀,从此世界上再无怪物的存在,广大市民从此便可以彻底放心出行……”









END

【指夜/车】服从

#男指挥使x夜
#一辆深夜自行车,很ooc,凑合看吧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


新浪: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3048678546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