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睡觉

过激咸鱼。

【指夜】幻影

#配对为 男指挥使x夜
#是520贺文
#指夜同好群:166694812
————————


夜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人体温度的流逝。

指挥使的温度。

几个小时前黑发少年还一边对他温柔的笑着,一边自我安慰说不会出问题。

实际上,除了夜,都出了问题。

……

中央庭指挥使和神器使们经过奋战,成功击败希罗所带领的半活骸化神器使。但指挥使无法撑起剧烈战斗过后神器使们的净化,每一名参与战斗的神器使,都开始了活骸化。

第一个活骸化的是珈儿,随后是西比尔、泰斯拉……

指挥使没有时间去悲伤,只能命令尚未完全活骸化的神器使击杀已经完全活骸化的神器使。击杀活骸的神器使又将开始活骸化。就像是一场不会醒来的噩梦。

终于,长满紫黑色结晶的战场上只剩下了夜一个人。

指挥使在命令神器使击杀活骸的时候,难得自私的一直没有对夜下达战斗指令。

夜击杀了仅存的活骸,现在,他即将成为最后一个活骸。

“抱歉,这回,是我抛下你先走了……”

“我不允许!!!”

向来温和好欺负的指挥使语气强硬,但他能做什么呢?

他隐隐约约想起来,他曾经似乎得到了某个人的心脏,利用心脏的力量,拯救了一个人。

那么,他自己的心脏是否可以……?

……

指挥使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逆转了夜的活骸化。

最后留给夜的,只有一句话。

“活下去。”

夜跪坐着抱紧了指挥使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脑子里全是对方平时的一举一动,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和现在截然相反。

直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才带着指挥使离去。

方向是白夜馆。

……

夜拜托了霞将指挥使的身体化作骨灰。他不想看见指挥使的身体一点一点腐烂变形。

他用幻力和骨灰制造出了一个白色的幻影。

这是他的能力,映射真实的幻影。

这个幻影毫无疑问是指挥使。

失去了,那就重新找回来。

这一次不可能再被抛弃了。

……

一开始夜只是把幻影当做一个怀念指挥使的影子。

他带着幻影去各个地区,清剿那些迟早会因为幻力耗尽而自行消失的怪物,就像是指挥使以前和他一起讨伐沦陷区一样。

他还记得指挥使每一次战斗之前担忧又坚定的目光,每一道指令下达的精准正确。他也好奇过指挥使刚上任没几天没什么会这么熟练,指挥使打个哈哈说是直觉。

他带着幻影去每一个他夜游时发现的新奇地方,东方古街的古董店,中央城区的黄金伞,旧城区的图书馆……仿佛指挥使以前和他一起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出门闲逛。

他还记得指挥使曾经拿着一大把逗猫棒要送给他,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逗猫棒组成了一束奇特的花束。

渐渐的,夜偶尔会和幻影说话。

说一些他完全不感兴趣但是指挥使可能会喜欢的琐事。比如附近超市打折了、某家占卜店快倒闭了、他今天又清剿了哪些区域等等。

中央庭附近的人们偶尔会看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某个角落,眨眨眼又消失不见。

就这样,夜带着幻影去了很多地方,很多指挥使没有见过的地方。

到后来,夜有时候会分不清幻影和现实。

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不回复他的话,明明以前一直都是指挥使的话更多。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站在哪不动,不像平时那样拿逗猫棒逗他。他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指挥使一直都没有表情,只是眼神空洞洞的盯着他。

难道他被抛弃了吗?

这个念头像清水中的一滴浓墨,逐渐扩散侵占了他的整个思绪。

他开始不眠不休的清剿怪物,不顾一切的投入战斗,滥用幻力发出攻击,搞到自己浑身是伤,左耳缺了一个角,只为了得到指挥使的一句夸奖。

但是幻影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

一直被压抑着的,充满负面情绪的心,渐渐停止了跳动。

因为长期的疲劳和幻力失衡,夜开始了活骸化。

他用最后的神智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再被抛弃了。

……

活骸夜即使失去了大多数神智,仍然进行着清剿怪物的活动。这在如今被古研所接手的中央庭看来就是在自相残杀。

随着时间流逝,幻力耗尽的怪物消失了很多。夜的帮助也功不可没,在他透支生命的战斗中,一个人消灭了大半残余怪物。

不变的是,夜无论在哪,身边都有那道幻影。

由无尽的思念、悲伤与疯狂组成的幻影。

无论夜出现在哪里,目击报告中,夜的尾巴始终是将幻影围绕,生怕那道由他控制的幻影逃跑一样。

……

在夜成为活骸之后不知道多久,缺乏黑门幻力的供给,残余的弱小怪物们最终全部消亡了。

中央庭也终于决定正面应战最后的活骸。

在研究所让·塔克的研究成果里,有一种可以储存幻力进行攻击的武器,正好可以用在最后的讨伐上。

……

这是人类和怪物最后的对峙。

即使在今天,中央庭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活骸”究竟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是一种很强的怪物,形似人形,攻击方式诡谲。

惨白色的皮肤上有细碎的紫黑色结晶的纹路,左耳缺了一角的一对猫耳特征明显,长长的猫尾末端有紫色晶簇生出。面部被看起来像是刘海的东西挡住大部分,看不清人类五官。上半身尚且能看出是人类,脖颈上围着破破烂烂的围巾。不能称之为人的下半身是属于猫科的身体和四爪,围绕着白色的烟雾,让人看不真切。

白色烟雾中,那道幻影最为清晰,被长尾小心翼翼的圈住。

因为每一个活骸都是资料没有记载的新物种怪物,如今全都是普通人的中央庭不得不谨而慎之对待。

即使被几十上百的人团团围住,夜也没有要发起攻击的意思。只是面部一直朝向那道幻影,仿佛在询问指令。

双方僵持了很久都没有任何举动。

似乎是缺乏幻力支持,幻影像是林中惊鸟一样开始缓缓消散,连带着夜周身的蜃气一起。

夜的长尾就这么穿过了本应该是实体、有着尸体温度的幻影。他伸出指甲锋利的双手妄图挽回这一切,可惜都是徒劳。

他的幻力不足以支撑他最后的愿望了。

“————。”不能再抛弃我了。

活骸发出人类听不懂的、属于怪物的悲鸣。

即使中央庭的人员听不懂,也能感受到那鸣叫的无尽绵长的悲伤。

夜环顾四周,把所有人都判定为导致他失去幻影的敌人。

但是,尚未发起攻击,便被早有准备的中央庭用幻力武器击败。

最后向着天空伸出的手臂,缓缓垂下。

……

“中央庭派出的特战人员已经将最后的怪物击杀,从此世界上再无怪物的存在,广大市民从此便可以彻底放心出行……”









END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