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眠失梦

过激咸鱼。

【云亮】失而复得



#公司高层云亮
#内容和↑设定没啥直接关系
#撒狗血咯~!


————————

午夜梦回,总能看到那孩子明亮的蓝眼睛溢满了绝望,撕心裂肺的哭泣,用力向他伸出双手:“子龙哥哥!”

而幼小的自己只能无力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什么都做不了。那孩子的父母破产,生活困难,根本没有能力付出高额的勒索费。

那孩子被绑架犯带走,再无踪迹。

多年后自己终于找到了那个金盆洗手的绑架犯,那个该死的人惊恐地说他不知道那孩子在哪,下一句辩解的话被自己用水果刀堵在了嘴里。

你现在所受的痛苦,不及我这些年十分之一。

真是可悲啊,赵云,事业成功有什么用,连一个人都找不到。

就在这些年让他坚持下去的希望即将破碎之际,那孩子和小时候一样闯进了他的生活。

还是那么明亮耀眼,自信的笑容令人着迷,欣长的身材舒展开来,眉眼中还有幼时的影子,总是不自觉微微上挑的嘴角带着高傲的嘲讽,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疑惑和陌生。

诸葛亮察觉到有一道过于明显锐利的视线盯着他,就像黑夜中紧盯着猎物的狼。

是合作公司的赵经理,赵云。

我脸上有饭粒吗?难道我忘了打领带?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诸葛亮伸手向赵云打了个招呼:“你好,赵先生。”

他们是同级,直呼先生也没什么不妥。

赵先生……

赵云还在为这个称呼愣神,前台人员对着他说:“很抱歉,赵先生,我们的房间不够了,您需要和那位诸葛先生一个房间……您放心,房间是双人房,足够宽敞……非常抱歉……”

回握住诸葛亮白净冰凉的手,赵云有些心疼,这孩子身体还是不太好。

而诸葛亮的手在被握住的那一瞬间,对方手心非常的温暖令人眷恋……还有一些微妙的熟悉感。

真是奇怪,我以前不认识这个人啊?

————————

双人房只有一张床,赵云出于“对陌生人的礼貌”选择了睡沙发,商务房的沙发也很软只不过相对于床小了些。

当他再一次被梦中那孩子的哭声惊醒,隔着一堵墙的卧室里,也隐隐约约传出细碎的呜咽:

“呜……子龙……”

相较于幼时清朗的声线更加低沉压抑,也更让人心疼。

试着推开门,没有反锁。赵云轻手轻脚地躺在双人床像是特意留出来的另一边,即使忘掉了他,身体上的一些习惯也还保留着——他们小时候经常睡在同一张床。

“我在。”

伸手轻抚已经哭红的眼眶,感受到身后温度的诸葛亮翻了个身无意识地钻进赵云的怀里,抱住了令人安心的东西,小声抽噎,最后呼吸归于平稳,留下的证据只有第二天红肿的双眼和床上突然多出来的人。

“你昨晚哭着喊我的名字……”

“我哪有?!”

等等,“哭着喊他的名字”,这人该不是把我强上了吧?!

虽然除了眼睛以外该疼的一个都没疼,诸葛亮还是决定远离这个可能上他的家伙,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

赵云:欲哭无泪.jpg

最终赵云还是通过工作关系拿到了诸葛亮的办公室电话,约周日他去公园,解释一下某些事情。

虽然诸葛亮不是很想听一个潜在强奸犯解释什么,但他听着电话那头可怜兮兮的语气,居然心疼了三秒钟。

听着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居然感到很安心……我这是脑子有坑吧……

小天才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双商。

最终还是答应了。

————————

说是去公园谈话,结果到了公园诸葛亮就被塞进车里送到了医院,挂号心理科。

诸葛亮:???

赵云没有过多地解释,只有干巴巴的一句:“你忘记了一些东西。”就再没了下文,气的小天才在心里默念了三遍“莫生气”。

免费看病不要白不要。

医生是个看起来很小的可爱萝莉,叫蔡文姬。小萝莉穿着白大褂非常认真的盯着她的病人:“你有过什么不好的经历吗?”

为了让诸葛亮安心,蔡文姬补充:“这个房间是隔音的,除了你我没人听得见。”

“可是蔡医生我真的没什么不堪的过往——”

小萝莉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目光锐利,语气肯定:“那就如你朋友所说,应激遗忘了。”

“诸葛先生,接下来我要对你进行催眠,请把随身携带的利器交给我,避免无意伤到他人。”

诸葛亮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宽松衣物里用来防身的水果刀,交出了手机和钥匙。

蔡文姬给他吃了一个白色的小药片,然后絮絮叨叨了什么让他放松的话,精神恍惚中,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那好像是他小的时候,被绑架,哭着喊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是那个人疯狂的笑声和无限的黑暗,他在那个屋子里呆了不知道多久,久到他已经忘记了他在哪,只想拿刀杀了那个人——

“孔明!!”

蔡文姬风风火火的叫赵云进来,说是患者情绪不稳定。他刚进来就看见诸葛亮双目无神的握着水果刀,看见他就砍了过来,那一瞬间,下意识的格挡,反制。赵云十分庆幸他学过格斗术。

刺目的红色和血腥味使诸葛亮回神,此时他拿着水果刀的手被赵云右手制住,左臂横在身前挡住刺向内脏的刀刃,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不断滴血。

眼泪不争气的啪嗒啪嗒掉下来,手中水果刀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蔡文姬默默的捡起凶器没收,去拿应急处理的药和纱布。

现在咨询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赵云看着诸葛亮一边抹眼泪一边嘴硬说他没哭,颇为宠溺的笑了笑,松开钳制住他的手改为安抚性的拍背,强硬的把人按在怀里。

“我在。”

END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