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眠失梦

过激咸鱼。

【云亮】人鬼殊途?(2)




#亡魂云x阴阳先生亮
#前篇戳我主页
#我勤快吗!求夸奖求评论!(摇尾巴




自从他们那天在柳树林散步起,已经一周没见了。

也不知道是飞舞的柳絮吹的心痒痒,还是眼前的人笑得太灿烂,亦或是赵云眼中藏不住的——爱意。

他落荒而逃。

虽然事情的主犯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也没有过任何出格的举动,诸葛亮还是感觉非常不好——不是厌恶,是一种危机临头的不详预感。

那一刻,敏锐的直觉叫嚣着,离赵云远远的,对他们都好。

“你好,是子房前辈吗?我这里有一个魂魄不全的灵魂需要你的帮助。”既然要远离,就要把人家安置妥当。

电话对面张良也没问什么,记下了见面时间地点就挂了电话,算是接了这个委托。

界内鲜少有人了解,阴阳先生不能扯上任何因果。张良想,看来孔明这是与那个残缺的灵魂有因果么?

每一位被因果牵扯进去的阴阳先生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希望孔明能躲过这一劫。这么高的天赋,不能葬送于此。

只在心里想是没用的。

张良找出许久不用已经积了一层灰的命相盘。他们阴阳先生本职又不是算命的,这物什自然是不常用。

嗯……这个符应该是这么画吧……

今天的子房前辈也为后辈们操碎了心。

诸葛亮听着电话的忙音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如梦初醒的给赵云发了个传讯纸鹤。

黄纸折成的纸鹤悠悠的飞,和那些柳絮一起,飞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赵云跑哪去了离他这么远……

今天的小天才也没有发现他很在意赵云。

——————————

赵云也没去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他顺着灵魂气息找到了诸葛亮的家。

这段时间诸葛亮在学校比较忙就一直在住校,倒是赵云在这个出租屋住了好些天。

刚到时赵云还以为他找错了,又确认了好几遍。

是诸葛亮家没错。

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生活必需品和几个大箱子以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比医院的病房还要苍白,就连旅店的单人间都比这里更有人气。

要不是还有比浓的灵魂气息,赵云都要以为这是个闲置的房间了。

有些发愁,他是怎么活下去的……?

今天的赵将军也没有发现他很在意诸葛亮。

飞进的纸鹤打断了赵云的思绪。

“我最近有些忙,找魂魄的事情我拜托了前辈来帮你,明天你们在学校对面的公交站汇合吧。”

这样啊。

赵云有点失落。本来以为对方已经原谅了他那天的失礼,这下不仅没说那回事,还要把他送人。

赵云度过了这么长的岁月,第一次感觉委屈。

——————————

搞定!今晚不用住校了。

终于完成学生会任务的阴阳先生,美滋滋的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并不知道家里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

赵云也没有想到诸葛亮会在今天回来,然后他们就在出租屋里撞了个正着。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俩人干瞪眼许久,赵云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好巧,你回来啦?”

回家发现有鬼闯进来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你是怎么破的防御阵?”

诸葛亮这么一问赵云才发现自己没被防御阵拦在外面,如实答道:“很自然的就进来了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阵法只会具有让他自己灵魂气息的人进来,赵云怎么可能进来!

难道他们是同一个灵魂?

诸葛亮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张良前辈打来的电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很抱歉,孔明,这个请求我不能接受。”

张良感觉这样果断的拒绝太过生硬,补充了一句:“这是你命中的劫难,我不能插手。”

命劫,麻烦大了。

“既然如此,谢谢前辈了。”

挂掉电话轻轻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身边人可怜兮兮一副被始乱终弃的样子,他告诉赵云:“你以后就在这住下吧”

这对于赵云来说就是天籁之音。

“你们亡魂不需要休息,但是我需要。所以你以后不要进我的卧室。”

赵云不太理解,“这和进不进卧室有什么关系吗?明明你以前都让我进宿舍的……”

大型犬又委屈了,摇的正欢的尾巴蔫吧下去。

“不让进就是不让进!”

明明对面是个人类,赵云总觉得很像他以前逗炸毛的猫咪。

“好好好。”

又是这种,和柳树林一样的笑。

阴阳先生躲进了自己的卧室里,扔下亡魂在客厅。没一会又出来了,拿出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应该是作法用的。

诸葛亮指了指赵云,指了指黄符:“你把手放上去。”

赵云照做。

“等会儿符纸散开,你记住飞去的方向就是你一魂二魄的方向。”这句话在每次寻魂魄时都说过一遍,诸葛亮还是不厌其烦的再说一遍。

不过是这次的符纸和以前不太一样。

亡魂透明的手刚与黄符接触,阴阳先生念动口诀,符纸发出柔和的白光。

这次成功了。符纸破碎后聚在一起,飞向了——诸葛亮。

他无奈苦笑:“看来你的一魂二魄在我这里。”

“这么说,我生前为你丢了魂魄吗?”

这这,这什么不害臊的话!

阴阳先生脸红了。

“那也不能这么说!像……”

“像什么?”

“像表白一样……”小声嗫嚅着,十分不安。

赵云用曾经出征前的宣誓口吻,郑重的:“苍天为证!我赵子龙,今天再次向军师表白!”

说完他们两个都愣住了。

“军师”是谁?为什么是“再次”?

阴阳先生更早一步反应过来,脸都红透了:“‘军师’,是以前的我吧?”

“应该,是的。”

“那你就爱我两辈子了。”

赵云默认了这个说法。

真是哭笑不得,原来是情爱的命劫。怪不得子房前辈不愿插手。

“莫非我上辈子是个女子吗?可是那个时代女子又不能参军,你也不能爱上一个——”

话未说完就被急切的打断:“不,孔明以前和现在是一样的。”

不,不行,这份爱太过于沉重了。

阴阳先生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要想办法拒绝,否则会发生很不好的事。

脑海里一晃而过,赵云跪在“他”的床边祈祷着“他”能醒来,为此献出了一魂二魄。

“你死后会忘了‘他’。真的要这么做吗?”

他看见赵云哭着说:“即使我会忘了‘他’,我也还会爱着‘他’。”

不禁悲从中来。

“赵云,你喜欢的是我,还是‘他’?”

TBC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