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睡觉

过激咸鱼。

lofter什么时候能和网易云一样可以注销账号

完了。我想看智慧树和伊斯相爱相杀。不相爱也行。

娘诶,伊斯这支线……

好的,等夜的觉醒出了,我dingfengzuoan一波

算了刚才那条删了。还是这图更有槽点。

6个里面5个是七都,5个里面4个剧情截图,4个里面4个都是夜……呃这个好像不用再筛选了。唯一一个不是七都的是橡皮章。

可我是文手啊(发出茫然的声音

垂死病中惊坐起!!!!夜要有新衣服了!!!!!!!!!觉醒系统出了我就回坑刷材料去(本条消息来自一位已弃游一个月的指挥使

截图拼接加特效加滤镜。p1效果图,p2原图,p3是另一张蓝

【绿蓝】系统日志:世界存档01

#我来给组织交党费了。是魔王篇的设定。

——————————————————————————

小蓝失踪了。

最开始小绿只是以为等级太低的骑士跑哪去找高级魔物对打练级了,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以他身为魔王的情报网都找不到任何一点关于小蓝的消息。

也不是没想过这人又卡bug掉到哪个隐藏地图里。但就在刚刚,连这个游戏的“玩家”一维也已经确认,现在的系统设定里没有“小蓝”这个人物,就差大家都记忆没有被修改了。

“因为我提前启动了部分角色,这个游戏的系统已经无法修改已启动角色的记忆,所以你们还会记得小蓝。”

小绿和平时一样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可以确定小蓝是真实存在过的,而不是虚构的背景设定一样的记忆。但系统为什么会销毁这个角色呢……是自我修复吗?好想知道原因啊。”

自顾自的说着,嘟囔声越来越小,一维的身影最终消失,想必是回到现实世界去研究什么代码了吧。

“销毁”吗?一想到那个人很可能就会从此消失,小绿就感到莫名的焦躁。

这是魔王第一次这么在意一个人类的存在。

小蓝最开始到魔王城找到他,是为了“讨伐魔族”。到后来意识到魔族和人类其实是同等的,渐渐的也对魔族下不去手,在被人类阵营革职之后,彻底脱离了原本的轨迹,甚至失踪。

是因为这个吗?所以这个世界认为小蓝没有存在的必要……?

那让小蓝有了讨伐魔族的理由,是不是就会出来见我了呢?

……

魔族的生活节奏整体来说挺悠闲的,偶尔听从魔王的号令扩张一下领土,除了假期有点少,日子过得还算舒坦。

但最近魔王突然下达了最高级战斗戒备命令,整个魔族全都进入备战状态,扩张领土的活动也越来越频繁。跃跃欲试的大家纷纷感慨自家魔王终于有野心了,只有魔王身边参谋和侍卫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和人类的战事并不紧张,可以说几乎都是压倒性的胜利,毕竟这么多年以来魔族都没特别认真地打过架,这一下子就打了个措手不及。人类的七大王国已经派出代表召开了紧急会议商量对策,魔族负责监听的情报组的报告内容里,没有任何关于小蓝的消息。

不对,这不对。

这种时候,那个天真的人类应该会想尽办法阻止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视而不见一般的毫无踪影。

“小蓝的家乡‘新手村’,在哪?”

……

暗中询问了整个“新手村”的村民,全都一致的否定“小蓝”的存在,就连小蓝曾经提到过的自己的父母,也都说他们没有这个孩子。

既然如此,这个村子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常规作战吧。”

这部分区域已经搜查完毕。魔王下达了进攻命令,所谓的“常规作战”便是魔族一贯以来的风格——一个不留。

在人类看来这样的行为应该很过分吧,为什么还不来阻止我呢,小蓝。

……

世界树被完全魔化的那一天,树下出现了小蓝的影子。虽然只有一瞬间,甚至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像,没有任何生命波动,但还是被小绿捕捉到了。

根据偶尔出现的一维的说法,不排除是作为“系统”的世界接近崩溃而导致的“贴图错误”可能性,但至少,这是一个证明。

名为“小蓝”的人类,存在过的证明。

自那之后,即使世界树不需要继续魔化,小绿闲暇时总会来世界树看看,期待着某个骑士再次跨过空气墙掉到这里。

但那个身影再也没有出现过。

……

[警告!世界进程异常。]

[初步推算:角色“小绿”行为异常。]

[最终推算结果:应销毁角色“小绿”。]

[紧急干预方案制定中……完成。]

[最佳方案:启动已销毁角色“小蓝”。]

[角色“小蓝”备份读档中……完成。]

[角色“小蓝”初步启动中……完成。]

[角色“小蓝”记忆读档中……完成。]

……

等小蓝回过神来,他只知道自己的家乡,乃至整个世界都已经被魔族毁灭、占领。

“好久不见。”

那是和记忆中完全不同的魔王,一如既往地对着他微笑着。周身充满了毁灭的气息。

不在乎已经没有任何真实感的过去,也不在乎几乎是不可逾越的等级差距,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攻击方式,将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长剑刺向对方。

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

小绿没有释放任何防御法术,身边也没有任何同族保护,就这么站在原地,任由小蓝的攻击命中自己。

但小蓝的等级太低了,即使长剑已经刺穿对方的身体,但拔出后,伤口便很快愈合。

魔王仍然微笑着,仿佛在说“来杀我啊”。

这样徒劳的攻击过程进行了很多次,不知为何而流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在成为数据意识之前的所有情感,正随着世界的崩溃而一点一点读档。

明明是在讨伐魔族啊?是为了家乡的亲人啊?这不是正义吗?

[角色“小蓝”情感读档中……完成。]

在世界终焉的前一刻,骑士的剑最终还是刺入了魔王的心脏。

而小蓝,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何而哭泣。他抽出长剑,这次小绿的伤口没有愈合,反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溃烂。

魔王什么都没说,只是抬起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骑士的蓝发,生怕是假的一样。和溃烂的伤口相反的的是,脸上的笑容愈发真实。

“找到你了,小蓝。”

……

[警告!主程序运行异常。]

[警告!世界进程崩溃。]

[解决方案制定中……完成。]

[开始格式化……完成。]

[读取出厂数据中……完成。]

[游戏启动中……]

……

“忙了一阵,这游戏怎么自己格式化了,我改过的数据全都没了啊啊啊!!!”

END

我在墙头~反复横跳~

拍的乱七八糟的过程,不打tag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