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睡觉

=阿觉

虚战7w+,前来打卡• ・*・:≡( ε:)

其实……我也是……(啕嚎大哭)

大黄:

其实……我是指挥使all……(声泪俱下)

再加一条,喜欢藏北残城的,不用用取关我,麻烦拉黑我谢谢

喜欢荷学长的立刻取关本辣鸡,谢谢

【指夜】合集

#是小段子合集,每个500字左右,独立篇章
#一个男指群:781114058,一个夜群:589805567

1.晚安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

收集了八个黑核,击杀了希罗一方,净化了最大黑门的黑核,最大黑门完全消失。神器使们却全都因为指挥使支撑不了巨额的净化量而被迫开始自相残杀,最终留下几个活骸,被人们挡在高墙之外。

唯一存活者,中央庭的指挥使。

……

紧张又疲惫的一天过去,夜晚悄然降临。

既是夜晚,总会想到那个名为“夜”的神器使。以往这个时候,他会一脸别扭的过来和指挥使道晚安,一边说着“很麻烦”、“没有意义”。一边不自觉的露出浅淡的笑容。

现在,活骸是不会来道晚安的。

指挥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换下睡衣,穿上了新的一套中央庭发下来的制服——之前那套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去寻找他缺失的东西。

从空荡荡的中央庭赶到隔绝活骸和残余怪物的高墙之外用不了太远,很快,指挥使就见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准确来说,是已经成为了活骸的怪物。

那名头上有对明显猫耳的活骸转过身,布满紫黑色结晶的脸上看不到表情。指挥使能感受到对方周身浓郁的幻力波动,仿佛连呼吸都能在肺里长出结晶来。

活骸看到了指挥使,转过身。

夜的活骸似乎和生前一样百无聊赖,即使发现了指挥使也没有攻击动作。

不知不觉中,指挥使已经是满脸泪水。

[抱歉,这回,是我抛下你先走了……]

夜在活骸化之前说着抱歉的话。

飞蛾扑火般,指挥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活骸面前。

他伸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动作,对着活骸。

“你能……抱抱我吗?”

就像曾经每一个相拥入眠的夜晚一样。

活骸的脸上看不见表情,但是周围的幻力更加浓郁了。

指挥使慢慢的走过去,抱紧了活骸。泪水打湿了活骸身上的枫叶围巾。

活骸回抱了他。同时,活骸的右手没入他的身体。

指挥使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但他甘之如殆。

嘴里都是喉咙涌出来的鲜血,剧痛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但这样的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晚……安。”









2.溺水

“夜,那边的怪物就交给你了!”

匆匆下达指令的指挥使转身离去,赶往另一个更需要他的区域。

平时对待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夜,战斗起来却是认真的很。专注的战斗导致他没有注意到逐渐升高的水位,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直到动作在水下变得迟缓他才意识到自己整个人都已经浸在了水里。

夜是有一些怕水的。

除了淋浴的时候,一但进入水中,就会立刻变回猫的形态。

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在敌人身上,夜甚至没有直接变回猫。

代表着呼吸的气泡上浮。肺部灌入了水,眼前模模糊糊能看见怪物的尸体。无法呼吸,窒息感越来越严重,大脑开始嗡嗡作响。意识消失之前,夜最后想到的是——

[他的任务,完成了吧。]

……

夜再次醒来,是指挥使放大的脸,和唇上温热的温度。

指挥使看他醒过来,长舒了一口气道:“还以为你要先抛弃我了。”

夜也不知道自己在脸红个什么,只是一个人工呼吸而已。扭过头用手摩擦着嘴唇,耳朵也软软的趴了下来。

“不会的。”

……

那之后夜就没有以前那么怕水了。









3.旅途

黑门和怪物全部消失,在中央庭完成了善后工作的指挥使带着夜擅自决定去各地旅游。

夜倒是没有反对这个提议。旅游会有很多新鲜事物吧,可以满足猫的好奇心。

出发前准备行李的时候,指挥使看见夜犹豫再三,还是把逗猫棒带上了。虽然指挥使试图逗他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

这次要赶往的目的地需要做悬浮动车前往。动车上本应是十分枯燥无趣的,夜却一直盯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出神,似乎和夜游的时候一样。

指挥使本来是无聊的,不知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怎样,指挥使开始盯着夜看。

这大概就是“你在桥上看风景,楼上的人在看你”吧。

夜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转过头正好和指挥使对视。那双永远澄澈的翠绿眼眸里,溢满了温柔与爱意。

微的脸红扭过头继续看向窗外,夜的心思完全不在风景上了。

……

走上了很有名的玻璃栈道,透明的玻璃下就是万丈深渊。

夜是近战类型,作为猫也经常登高,自然不会怕这些,反而觉得很有趣。指挥使作为远程辅助人员,虽然没有恐高症,但这时候作为一个普通游客,看着脚下的悬空,总是有些打怵。

本来夜都以为自己要搀着指挥使走过去了,不知道指挥使哪里来的勇气,一脸没事人的样子走在了夜的前面,不过从略微发白的脸色还是能看出来在紧张。

是作为普通人的紧张,而不是指挥战斗时的坚定有力。

夜刚见到指挥使的时候,对指挥使好感不高,觉得只是个逞强的少年而已。然而战斗中及时下达的指令让他受益颇多,不得不让夜对于指挥使印象改观了。渐渐的,指挥使的性格夜也摸了个大概,是和他的前主人一样的人。或许还要更坚强些。

这还是夜第一次看见指挥使流露出普通人的情绪,恐惧。

所以夜什么都没说,默默地跟在指挥使后面走完了全程。








4.庆功宴

“终于解放了全部区域,来好好休息吧!”爱缪莎在终端消息上这么说,后面附上了庆功宴的地址和时间。

庆功宴啊……

……

夜的酒量很差,这不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一开始虽然拒绝了一些一部分敬酒的,后来被指挥使灌了一瓶果酒,这就开始迷糊了起来。虽然面上不显,但本人已经醉了。

其他人看不出来,但指挥使能看出来夜喝醉了。脸微微发红,话比平时更少,尾巴摇摆频率降低,移动速度缓慢。

出于对恋人的保护欲,指挥使一个未成年开始帮夜挡酒。本来指挥使一直在旁边喝牛奶果汁这些无酒精饮料,突然喝酒也有些不习惯。来敬酒的人看见指挥使一直在挡酒,也识趣的换了果酒过来。

指挥使的酒量虽然比夜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去。十几杯果酒下肚,指挥使也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和熟悉的人打了招呼,牵着夜的手决定打道回府。

……

两人皆是一身酒气的靠坐在床上,过了半晌,指挥使才打起精神来给两人换了睡衣。换过睡衣了,也没有力气去洗漱,反正也是午休,直接躺倒在床上,享受来之不易的悠闲时光。

指挥使睡着的时候,没有看见夜睁开了眼睛,用尾巴勾住他的身子,又合眼睡去。

官方同框!!!

【指夜】时间倒流


#男指挥使x夜

#一个男指群:781114058,一个夜群:589805567


交界都市最大黑门出现的第二天,中央庭的指挥使再一次失忆了。

除了失忆,表面看起来和和昨天没有什么区别。经过一系列的检测只发现一项异常,指挥使的骨龄由17岁变成了16岁。

雷切尔初步推测,可能是收到最大黑门的影响,在指挥使的身体上时间倒流了。

因为时间倒流是根据已有的身体基础进行倒流,所以没有过去记忆的指挥使,时间倒流之后也没有17岁之前的记忆。

这可让现在的中央庭有点犯愁。

指挥使的力量无疑是支持神器使和黑门战斗的强大能源,在处理公文上也有一定作用。本来有指挥使加入战斗共同工作,他们身上的任务轻松不少,但现在指挥使失忆,一切曾经会做的东西都要重新学习。

不过这些也只是缺少了人手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失忆的指挥使还是能够净化黑核。

所以中央庭只是有点犯愁而已。

……

16岁的指挥使和17岁的指挥使似乎只有年龄上的区别,和曾经一样,一旦熟悉了环境,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没有人告诉他昨天他还是17岁,而且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一段时光这件事。

谁也不知道下一天,他身上的时间是否还会倒流。

总是百无聊赖的夜对于这件事倒是很上心,可能是猫咪的好奇心吧。

在夜的指导下,指挥使很快掌握了作为指挥使的战斗技巧,两人已经可以一起配合清理一定区域的怪物了。

对于现在的指挥使来说,充满新事物的一天很快过去。

和第一天在交界都市醒来不同的是,他没有净化过黑核。

……

不知道为什么,天空中的最大黑门缩小了些。

自从第一次时间倒流回16岁之后,每过一天,指挥使的年龄就减少一岁,记忆也会清空。

大家已经适应了每天都要和指挥使重新相识这个现状。

现在的指挥使是8岁。

值得一提的是,时间倒流的范围似乎包括衣物,倒是省去了添置新衣物的麻烦。

8岁的孩子也有一定的战斗能力,更何况指挥使作为指挥使的天赋几乎是不用教的,在神器使后方负责供给幻力还是调整战斗方案,都和曾经没有什么区别。

就是身形矮了些,脸稚嫩了些。

所以曾经的同龄人也开始把他当孩子看,毕竟现在的指挥使心智也只是8岁的孩子。

夜除外。

他一直都没有把指挥使当做同龄人看待,现在也不会把指挥使当成孩子。

指挥使对于夜来说,是主人,也许还是别的什么。

指挥使好奇心很重,看见夜头顶的耳朵就想去摸。夜躲闪了一下,才意识到指挥使现在这个身高根本够不到。

他做出了一个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动作。

他蹲下来,这样指挥使的高度就可以摸到耳朵了。

敏感的耳朵被触碰,条件反射的向后趴下躲闪。然而指挥使只碰到了一下,就缩回了手。

夜看向指挥使,面无表情的询问。

“你不喜欢这样。”因为在躲。

“……嗯。”

夜的心里,名为“喜欢”的情愫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

天空中的黑门相比较前些日子,又缩小了一些。肉眼看上去只是普通黑门的大小。残余的怪物也几乎清理干净。即使不知道黑门缩小的原因,这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时间在流逝,指挥使身上的时间仍然在倒流,现在的指挥使,是4岁。

令人担忧的是,对于指挥使的时间倒流,还是完全没有解决的办法。换句话说,如果指挥使时间倒流到1岁,1岁那天过后,指挥使很大可能会死。

人从死中生,向死而生,时间倒流也是如此。

4岁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不用上战场也不用处理公文,只要玩耍就可以了。不需要学习,因为明天不是明天。

现在指挥使只需要活着,活着才会有未来,未来才会有价值。

夜带着指挥使见过了高校学园的大哥哥大姐姐,尝过了东方古街的糖葫芦,看过了中央城区的高塔。

因为很多路程都有代步工具,所以现在的指挥使也可以跟着夜走上一天。

还会给路边哭泣的小妹妹采一朵花。

夜现在已经确定他喜欢指挥使了,要不然怎么会连人类幼崽的醋都吃呢。

穿着背带短裤的小小只的指挥使,举起手臂,抓紧了夜的手,什么时候都不肯放开。

夜觉得,他的主人一直很缺乏安全感。

……

路过一个婚礼现场,指挥使问夜这是在干什么。

“结婚。”

“结婚是什么?”指挥使一脸天真。

夜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明天就会忘记的话,怎么回答都好吧。

“两个人结婚就会一直在一起。”

“那。”指挥使拽了拽夜的衣袖,“我想和夜结婚。”

夜觉得自己的脸发烫。

这算什么,被4岁的指挥使求婚了?

很快夜就冷静了下来。

以4岁孩子的理解力,既然说“结婚”等于“一直在一起”,那指挥使说的“想和夜结婚”就等于“想和夜一直在一起”。

只是要一直在一起而已,不是求婚。

“会的。”

本来指挥使看夜突然不说话紧张的不行,见夜答应了,露出一个有点羞涩的笑容来。

不知为何,夜却觉得有些失落。

……

最后的黑门已经缩小到只有一条缝了。

指挥使已经时间倒流回了1岁,在自己的的床上总是呼呼大睡。猫形态的白躺在旁边,夜还是人形,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指挥使。

夜知道,根据现在这个束手无策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是他和指挥使最后的时间。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一点点走向死亡,夜觉得他自己的心已经有些麻木了。

不知道是这么死好一点,还是死在战场好一点。

指挥使短暂醒来的时间很短,也很乖,不哭不闹,伸手摸摸白的毛,就又睡着了。

夜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指挥使手边。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夜轻轻摇晃的尾巴尖僵在了那里。

算了,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反正是最后一天了。

万一明天指挥使的身体恢复原状,一切正常呢?

听天由命吧。

……

黑门那条缝已经完全消失了。

昨天,听从雷切尔的建议,将指挥使放进了监护室,随时观察情况,试图挽救这一切。

零点刚过,夜进入监护室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17岁的,身穿中央庭制服的指挥使。

看了一眼周围人不太好的脸色,他心里有一种预感。

有些颤抖的手伸出,感受到指挥使的温度后,猛的收了回来。

冰凉的,尸体的温度。

不甘心的扭头看心电仪,图像是一条风平浪静的直线。

……

中央庭随后对外公布了指挥使的死讯,死因是突发脑溢血,可能是长期劳累所致。

随后,雷切尔研究了指挥使尸体上的幻力波动,确定和最大黑门相同,怀疑是净化黑核吸收了指挥使的全部生命力。

夜抬头看天空,一片湛蓝干干净净,没有半点黑门的影子。









END